金黄的宝贝

"是的,只希望他能一步登天,升为将军!"爸爸说。"不过,要达到这个目的,那就非得有战争不可!"

"愿上帝阻止吧!"妈妈说。

"我们并不会有什么损失呀!"爸爸说。

"会的,我们会损失我们的孩子!"她说。

"不过假如他回来是一个将军!"爸爸说。

"回来会没有手,没有腿!"妈妈说。"不,我情愿有我完整的金黄的宝贝。"

隆咚!隆咚!隆咚!火警鼓也响起来了。战争起来了。兵士们都出发了,鼓手的儿子也跟他们一起出发了。"红头发,金黄的宝贝!"妈妈哭起来。爸爸在梦想中看到他"成名"了。

城里的乐师认为他不应该去参战,而应该待在家里学习音乐。

"红头发!"兵士们喊,比得笑。不过他们有人把他叫"狐狸皮"(注:有一种狐狸的毛是红色的。这儿"狐狸皮"影射"红头发"。)这时他就紧咬着牙齿,把眼睛掉向别处望——望那个广大的世界,他不理这种讥讽的语句。

这孩子非常活泼,有勇敢的性格,有幽默感。一些比他年纪大的弟兄们说,这些特点是行军中的最好的"水壶"。

有许多晚上他得睡在广阔的天空下,被雨和雾打得透湿。不过他的幽默感却并不因此而消散。鼓槌敲着:"隆咚——咚,大家起床呀!"是的,他生来就是一个鼓手。

这是一个战斗的日子。太阳还没有出来,不过晨曦已经出现了,空气很冷,但是战争很热。空中有一层雾,但是火药气比雾还重。枪弹和炮弹飞过脑袋,或穿过脑袋,穿过身体和四肢。但是大家仍然向前进。他们有的倒下来了,太阳穴流着血,面孔像粉笔一样惨白。这个小小的鼓手仍然保持着他的健康的颜色;他没有受一点伤;他带着愉快的面容望着团部的那只狗儿——它在他面前跳,高兴得不得了,好像一切是为了它的消遣而存在、所有的枪弹都是为了它好玩才飞来飞去似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