金黄的宝贝

日子在日常生活中,在梦里,一天一天地过去!

这是黄昏时节;战场上出现了一道长虹——它挂在森林和那低洼的沼泽地之间。有一个传说在民间的信仰中流行着:凡是虹接触到的地面,它底下一定埋藏着宝贝——金黄的宝贝。现在这儿也有一件这样的宝贝。除了他的母亲以外,谁也没有想到这位小小的鼓手;她因此梦见了他。

日子在日常生活中,在梦里,一天一天地过去!

他头上没有一根头发——一根金黄的头发——受到损害。

"隆咚咚!隆咚咚!他来了!他来了!"鼓儿可能这样说,妈妈如果看见他或梦见他的话,也可能这样唱。

在欢呼和歌声中,大家带着胜利的绿色花圈回家了,因为战争已经结束,和平已经到来了。团部的那只狗在大家面前团团地跳舞,好像要把路程弄得比原来要长三倍似的。

许多日子、许多星期过去了。比得走进爸爸和妈妈的房间里来。他的肤色变成了棕色的,像一个野人一样;眼睛发亮,面孔像太阳一样射出光来。妈妈把他抱在怀里,吻他的嘴唇,吻他的眼睛,吻他的红头发。她重新获得了她的孩子。虽然他并不像爸爸在梦中所见的那样,胸前挂着银质十字章,但是他的四肢完整——这正是妈妈不曾梦见过的。他们欢天喜地,他们笑,他们哭。比得拥抱着那个古老的火警鼓。

"这个老朽还在这儿没有动!"他说。

于是父亲就在它上面敲了一阵子。

"倒好像这儿发了大火呢!"火警鼓说。"屋顶上烧起了火!心里烧起了火!金黄的宝贝!烧呀!烧呀!烧呀!"

后来怎样呢?后来怎样呢?——请问这城里的乐师吧。

"比得已经长得比鼓还大了,"他说。"比得要比我还大了。"然而他是皇家银器保管人的儿子啦。不过他花了一生的光阴所学到的东西,比得半年就学到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