金黄的宝贝

"一个好消息。市长先生的洛蒂小姐跟高级顾问官的少爷订婚了。这是昨天的事情。"

"我不信!"比得大声说,同时从椅子上跳起来,不过妈妈坚持说:是真的。她是从理发师的太太那儿听来的,而理发师是听见市长亲口说的。

比得变得像死尸一样惨白,并且坐了下来。

"我的天老爷!你这是为什么?"妈妈问。

"好,好,请你不要管我吧!"他说,眼泪沿着他的脸上流下来。

"我亲爱的孩子,我的金黄的宝贝!"妈妈说,同时哭泣来。不过火警鼓儿唱着——没有唱出声音,是在心里唱。

"洛蒂死了!洛蒂死了!"现在一支歌也完了!

歌并没有完。它里面还有许多词儿,许多很长的词儿,许多最美丽的词儿——生命中的金黄的宝贝。

"她简直像一个疯子一样!"邻居的主妇说。"大家要来看她从她的金黄的宝贝那儿来的信,要来读报纸上关于他和他的提琴的记载。他还寄钱给她——她很需要,因为她现在是一个寡妇。"

"他为皇帝和国王演奏!"城里的乐师说。"我从来没有过这样的幸运。不过他是我的学生;他不会忘记他的老师的。"

"爸爸做过这样的梦",妈妈说;"他梦见比得从战场上戴着银十字章回来。他在战争中没有得到它;这比在战场上更难。他现在得到了荣誉十字勋章。要是爸爸仍然活着看到它多好!"

"成名了!"火警鼓说。城里的人也这样说,因为那个鼓手的红头发的儿子比得——他们亲眼看到他小时拖着一双木鞋跑来跑去、后来又作为一个鼓手而为跳舞的人奏乐的比得——现在成名了!

"在他没有为国王拉琴之前,他就已经为我们拉过了!"市长太太说。"那个时候他非常喜欢洛蒂。他一直是很有抱负的。那时他是既大胆,又荒唐!我的丈夫听到这件傻事的时候,曾经大笑过!现在我们洛蒂是一个高级顾问官的夫人了!"