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克劳斯和大克劳斯

"啊,要是它属于我该多好啊!"农夫继续要求着说。

"好吧,"最后小克劳斯说。"今晚你让我在这儿过夜,实在对我太好了。就这样办吧。你拿一斗钱来,可以把这个魔法师买去,不过我要满满的一斗钱。"

"那不成问题,"农夫说。"可是你得把那儿的一个箱子带走。我一分钟也不愿意把它留在我的家里。谁也不知道,他是不是还待在里面。"

小克劳斯把他装着干马皮的那个袋子给了农夫,换得了一斗钱,而且这斗钱是装得满满的。农夫还另外给他一辆大车,把钱和箱子运走。

"再会吧!"小克劳斯说,于是他就推着钱和那只大箱子走了,牧师还坐在箱子里面。

在树林的另一边有一条又宽又深的河,水流得非常急,谁也难以游过急流。不过那上面新建了一座大桥。小克劳斯在桥中央停下来,大声地讲了几句话,使箱子里的牧师能够听见:

"咳,这口笨箱子叫我怎么办呢?它是那么重,好像里面装得有石头似的。我已经够累,再也推不动了。我还是把它扔到河里去吧。如果它流到我家里,那是再好也不过;如果它流不到我家里,那也就只好让它去吧。"

于是他一只手把箱子略微提起一点,好像真要把它扔到水里去似的。

"干不得,请放下来吧!"箱子里的牧师大声说。"请让我出来吧!"

"哎唷!"小克劳斯装做害怕的样子说。"他原来还在里面!我得赶快把它扔进河里去,让他淹死。"

"哎呀!扔不得!扔不得!"牧师大声叫起来。"请你放了我,我可以给你一大斗钱。"

"呀,这倒可以考虑一下,"小克劳斯说,同时把箱子打开。

牧师马上就爬出来,把那口空箱子推到水里去。随后他就回到了家里,小克劳斯跟着他,得到了满满一斗钱。小克劳斯已经从农夫那里得到了一斗钱,所以现在他整个车子里都装了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