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克劳斯和大克劳斯

"你听到没有?"店老板高声地喊出来。"这是你孩子为你叫的一杯酒呀!"

他又把这话喊了一遍,接着又喊了一遍。不过她还是一动也不动。最后他发起火来,把酒杯向她的脸上扔去。蜜酒沿着她的鼻子流下来,同时她向车子后边倒去,因为她只是放得很直,但没有绑得很紧。

"你看!"小克劳斯吵起来,并且向门外跑去,拦腰抱住店老板。"你把我的祖母打死了!你瞧,她的额角上有一个大洞。"

"咳,真糟糕!"店老板也叫起来,难过地扭着自己的双手。"这完全怪我脾气太坏!亲爱的小克劳斯,我给你一斗钱好吧,我也愿意安葬她,把她当做我自己的祖母一样。不过请你不要声张,否则我的脑袋就保不住了。那才不痛快呢!"

因此小克劳斯又得到了一斗钱。店老板还安葬了他的老祖母,像是安葬自己的亲人一样。

小克劳斯带着这许多钱回到家里,马上叫他的孩子去向大克劳斯借一个斗来。

"这是怎么一回事儿?"大克劳斯说。"难道我没有把他打死吗?我得亲眼去看一下。"他就亲自拿着斗来见小克劳斯。

"你从哪里弄到这么多的钱?"他问。当他看到这么一大堆钱的时候,他的眼睛睁得非常大。

"你打死的是我的祖母,并不是我呀,"小克劳斯说。"我已经把她卖了,得到一斗钱。"

"这个价钱倒是非常高。"大克劳斯说。于是他马上跑回家去,拿起一把斧头,把自己的老祖母砍死了。他把她装上车,赶进城去,在一位药剂师的门前停住,问他是不是愿意买一个死人。

"这是谁,你从什么地方弄到她的?"药剂师问。

"这是我的祖母,"大克劳斯说。"我把她砍死了,为的是想卖得一斗钱。"