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克劳斯和大克劳斯

"愿上帝救救我们!"药剂师说。"你简直在发疯!再不要讲这样的话吧,再讲你就会掉脑袋了。"于是他就老老实实地告诉他,他做的这桩事情是多么要不得,他是一个多么坏的人,他应该受到怎样的惩罚。大克劳斯吓了一跳,赶快从药房里跑出来,跳进车里,抽起马鞭,奔回家来。不过药剂师和所有在场的人都以为他是一个疯子,所以也就随便放他逃走了。

"你得还这笔债!"大克劳斯把车子赶上了大路以后说,"是的,小克劳斯,你得还这笔债!"他一回到家来,就马上找到一个最大的口袋,一直走向小克劳斯家里,说:"你又作弄了我一次!第一次我打死了我的马;这一次又打死了我的老祖母!这完全得由你负责。不过你别再想作弄我了。"于是他就把小克劳斯拦腰抱住,塞进那个大口袋里去,背在背上,大声对他说:"现在我要走了,要把你活活地淹死!"

到河边,要走好长一段路。小克劳斯才够他背的呢。这条路挨近一座教堂:教堂内正在奏着风琴,人们正在唱着圣诗,唱得很好听。大克劳斯把装着小克劳斯的大口袋在教堂门口放下。他想:不妨进去先听一首圣诗,然后再向前走也不碍事。小克劳斯既跑不出来,而别的人又都在教堂里,因此他就走进去了。

"咳,我的天!咳,我的天!"袋子里的小克劳斯叹了一口气。他扭着,挣着,但是他没有办法把绳子弄脱。这时恰巧有一位赶牲口的白发老人走过来,手中拿着一根长棒;他正在赶着一群公牛和母牛。那群牛恰巧踢着那个装着小克劳斯的袋子,把它弄翻了。

"咳,我的天!"小克劳斯叹了一口气,"我年纪还是这么轻,现在就已经要进天国了!"

"可是我这个可怜的人,"赶牲口的人说,"我的年纪已经这么老,到现在却还进不去呢!"

"那么请你把这袋子打开吧,"小克劳斯喊出声来。"你可以代替我钻进去,那么你就马上可以进天国了。"