金黄的宝贝

真是声名赫赫!永垂千古!

燕子在路上的洞洞里筑了窠,在斜坡上挖出一些洞口。阵雨和薄雾降下来,把那些名字洗掉了。鼓手和他小儿子的名字也被洗掉了。

"可是比得的名字却保留住了一年半!"父亲说。

"傻瓜!"那个火警鼓心中想;不过它只是说:"咚,咚,咚,隆咚咚!"

"这个鼓手的红头发的儿子"是一个充满了生命和快乐的孩子。他有一个好听的声音;他会唱歌,而且唱得和森林里的鸟儿一样好;他的声音里有一种调子,但又似乎没有调子。"他可以成为一个圣诗班的孩子!"妈妈说。"他可以站在像他一样美的安琪儿下面,在教堂里唱歌!"

"简直是一头长着红毛的猫!"城里的一些幽默人物说。鼓儿从邻家的主妇那里听到了这句话。

"比得,不要回到家里去吧!"街上的野孩子喊着。"如果你睡在顶楼上,屋顶一定会起火(注:这是作者开的一个文学玩笑;这孩子的头发是那么红,看起来像火在烧。),火警鼓也就会敲起火警。"

"请你当心鼓槌!"比得说。

虽然他的年纪很小,却勇敢地向前扑去,用拳头向离他最近的一个野孩子的肚皮顶了一下,这家伙站不稳,倒下来了。别的孩子们就飞快地逃掉。

城里的乐师是一个非常文雅和有名望的人,他是皇家一个管银器的人的儿子。他非常喜欢比得,有时还把他带到家里去,教他学习拉提琴。整个艺术仿佛是生长在这孩子的手指上。他希望做比鼓手大一点的事情——他希望成为城里的乐师。

"我想当一个兵士!"比得说。因为他还不过是一个很小的孩子;他仿佛觉得世界上最美的事情是背一杆枪开步走;

"一、二!一、二!"并且穿一套制服和挂一把剑。

"啊,你应该学会听鼓皮的话!隆咚,咚,咚,咚!"鼓儿说。